• 听了一场荷兰老师的动画讲座,为此专门把回家的时间延后一天。

    室外的阳光灿烂带不走放映厅因为不通风而散发出的霉味,但来听讲的人仍然很多。
    大家在等待讲座开始。
    我坐在阶梯教室的中央,身边是陌生的学弟学妹。他们忙着互相帮忙占座位,就像以前的我们一样。
    以前的我们……
    还记得每逢滨江校区晚上有讲座,我们就会全寝室集体出动,早早的排队等待。有些讲座人气实在太旺,常常会有人非常荣幸的坐到讲台前的地板上,体验比贵宾席还要靠...